啥玩意呢

1v1,不拆不逆,喜欢过的cp数不清,没什么节操,佛道双修

刚入坑的一个傻子,爱客还有人不,看万万是13了,但入坑却是今年……真的是令人头秃的一件事,别凉了啊呜呜呜,我刚入坑,有没有什么qq群的聊聊天也好啊

【白魏】走着

*双黑道

*写的非常渣,车emmmm没走心写,不好吃……随便看看吧

*名字随便取的,链接走评论

【白魏】欲

原号的文

大角鹿:

*看到 @酒心灯 的图就问要来了这个3p的这个授权,预警!!!3p!!!


*白大神+白首富x勋外卖,改了一个设定把白首富改成白大神哥哥了


*渣文笔,ooc,见谅,前几天刚跳进坑里,不要上升真人,而且这篇算是为了肉而肉,以后的文ooc不会那么严重,抱歉


*白魏第一篇


链接在这——这个

【白魏】醉酒与醋

原号的文

大角鹿:

*这是一个关于吃醋和醉酒的故事,文笔渣,ooc,见谅




*本来想写车的,但是我懒了,明天再说吧




*太喜欢小白吃醋和可(从)爱(心)的大勋






白敬亭自己的情绪总是被他藏的好好的,唯独对魏大勋,他自认为已经外露到他的极限了
但魏大勋这个傻子还当着他的面和别人拉拉扯扯,是看不到自己黑的和锅底一样的脸吗
魏大勋对这点完全不自知,开心的和他的一众好弟弟说说笑笑
白敬亭就在魏大勋身后静静的看着他给自己加绿光

两人今天是录最后一期的二十四小时,魏大勋挨着白敬亭站,手一下就上去了,被逗笑了就往他身后躲,白敬亭借着节目的笑点自己心里乐呵


游戏开始他们就分开了,本来白敬亭也没啥想法,结果一任务点碰上了,四人一起完成任务,白敬亭一转头想找魏大勋讲话就看见这人扒着胡一天笑的开心,快钻人怀里去了,一下就黑了脸,头上有火,恼羞成怒!


这也怪不了魏大勋,他本来想去找小白,发现他看着游戏看的认真,没好意思搭话,转头和胡一天聊去,一聊就忘形,笑的不知天南地北


 


魏大勋就感觉自己背脊发凉,去看白敬亭,发现对方冲着他微笑,魏大勋也对着他笑出两个可爱的梨涡涡,白敬亭把手放在嘴前假装咳了一下,笑的这么可爱就当你是向我撒娇了


魏大勋对白敬亭的心理变化一无所知,依旧和胡一天说说笑笑,冷不丁肩上搭上一只手臂,魏大勋也没多想,身子一转扒拉在白敬亭身上


 


大家在完成最后一期的录制后,例行的告别宴,白敬亭在一边看着魏大勋跟旁边熊梓淇聊得开心,盯着他一点点不知道几杯酒就下去了


手放哪呢?!


怎么又搂在一起了?!


魏大勋你还靠,笑的挺开心啊


这酒精的劲算是上头了


“魏大勋!”


这一喊吓到一桌子人,魏大勋在他身边一哆嗦,筷子上夹着的肉就掉了


“怎,怎么了”


白敬亭也不说话,突然把手臂抬起来,围成半圈,魏大勋一看就知道白敬亭算是喝多了,跟一桌的人说明了一下,扶着白敬亭回房间


一路白敬亭就搂着魏大勋脖子,大爷似的靠人身上


“大勋”


“哎,咋了”


白敬亭就冲着他笑笑也不说话,莫名的,笑的魏大勋心慌


 


房间门砰的关上那一刻,魏大勋整个人被摁在门上,猝不及防一下,魏大勋就发现最近被结结实实壁咚了


白敬亭嘴角一挑,卓为满意的看着魏大勋怂怂的小表情,慢慢缩短了两人的距离


“亲我”


索吻这一操作把魏大勋打蒙了,耳朵根红了起来


“那啥,我们,我们先去床上”


魏大勋打算把白敬亭扶到床上休息,白敬亭没动,直直盯着他


“床上,好呀,我们去床上”


小白声音有些低哑,故意强调了床上,意思不言而喻


大勋这回脸都红透了


 


整个人被摔在床上后,魏大勋把脸埋在手臂里不好意思抬头看白敬亭


“小白,咱们就睡觉吧,别了”


“想睡觉啊”


白敬亭伸手去解他扣子


“既然想睡觉,咱们先把帐算一算”


“啊?啥帐啊”


魏大勋眼见着自己的扣子被解开


“和一天聊听开心啊”


又一颗扣子


“笑到别人怀里去了啊”


一账一扣,魏大勋看着自己衣服全解开了还有帐心里就凉了大半截,完了


求生欲使人撒娇,魏大勋拽住了白敬亭的手


“白白,我不是故意的,你看能不能别了吧”


“嘿呀,还学会讨价还价,你知道我忍多久了吗,天天竟给我捯饬绿光”


“白白,你吃醋了呀”


魏大勋算是听出来了,白敬亭这是喝了一大缸醋啊,笑的眼睛都没了,挂着两梨涡讨好的抱住了白敬亭


白敬亭被戳穿了索性破罐破摔


“我就吃醋了怎么了,魏大勋你说说你,男朋友在旁边你给我搭着别人,想什么呢你”


魏大勋笑嘻嘻看着他


“别气了,别气了,给你比心心”


白敬亭就看见身下人卖萌给他比心,酒精上脑,一下亲了上去


 


一夜春风扰人眠,魏大勋第二天哼哼唧唧和酒醒的白敬亭吐槽他昨晚多‘残暴’以及多醋


被再次恼羞成怒的小白按倒强烈体验了一把为爱鼓掌



【白魏】哎呦,我的小公主

原号的文

大角鹿:

*本来应该大勋生日发的……给我拖啊拖啊


*白王子x魏公主


*算是小甜饼了


从前有一个公主,他叫魏大勋


在皇宫里魏公主开心的过着生活
“啊呀妈,今天吃串啊”
“……公主,这是烤肉”
“跟串差不多”


国王和皇后瞅着公主那个愁啊,愁的头发一把一把掉
临近秃顶,终于想出了一个法子
他们把魏公主叫了过来
“宝贝呐,你今年也不小了吧”
魏公主理了理踩到的裙子
“嗯”
国王清了清嗓子
“你也该成婚了”
魏公主啊了一声,他一点准备也没有,有些支支吾吾的回答
“我还小吧……”
皇后看了一眼公主有力的臂膀
“听说王子都很帅”


魏大勋清了清嗓子
“父王,母后,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国王为难的看了一眼他
“三天后有一场舞会,你到时候一定得挑个出来啊”


魏大勋最终还是拒绝不了,回到房间,深吸一口气,盯着眼前的镜子
看着镜子里的脸一点点垮下,魏大勋突然两手抓着桌子摇晃起来
“啊啊啊,天啊,和王子结婚?!救命啊,我要回去”
魏大勋很绝望,事情还要从一个星期前说起,他当时正在参加发布会,马上要赶着去录制大侦探
魏大勋去了一趟厕所,对着镜子理着自己刚才因为奔跑凌乱的头发
不知道镜子反到哪里的光了,晃的魏大勋眼前一白,等到眼睛聚焦时,魏大勋眉头一皱,发现事情非常不对
魏大勋就这么莫名其妙穿进了这个世界
穿啥不好偏穿名侦里的魏公主,但这个世界的设定改动不少,比如现在的皇后不姓甄,以及是他的生母


在经过完了回不去录制节目的崩溃后,魏大勋非常心大的当起了公主
除了天天要穿女装,其他是真的舒服,一觉睡到自然醒


但现在找王子结婚这事,不行啊
更何况,自己还有喜欢的人
坐在镜子前叹了口气,那个人又不知道,知道了也不会在一起吧


魏大勋尝试过逃出皇宫的想法,被早有准备的皇后给拦在房间里
三天时间很快,魏大勋看着塞进自己手里的礼服和皇冠
心不甘情不愿的套上衣服,魏大勋准备用他的方法来吓走这些王子


舞会上有一幕公主致辞
魏大勋走到台前,摆好笑脸,翘好手指
“我的皮肤像雪一样白,我的嘴唇像血一样红……”
背过的台词还没说完,魏大勋就在人群看见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


魏大勋动起了刚才僵住的姿势,看着下面白敬亭模样的人,匆匆下场


白敬亭也是在一个星期前穿过来的,他做了一个叫H国的王子,还被强行叫去参加什么舞会,字里行间意思叫他一定要拿下公主
白敬亭表面嗯嗯应了下来,其实一点打算都没


直到舞会上看到了公主,白敬亭先看见的魏大勋,他还没开始致辞,只是坐在皇后旁边
白敬亭拿着酒杯无意瞥到的魏大勋,嘴角抽搐,把酒杯挡在面前偷笑


白敬亭观察魏公主许久,几乎就可以确定是魏大勋,但保险起见,他在魏公主致辞时,站在了最显眼的地方
看到魏大勋的反应,白敬亭彻底知道了,看见魏大勋匆匆下台
白敬亭默默往高台走去,吹着晚风喝着酒,等着魏大勋追来


魏大勋一路跟着他走到高台,一手提着裙子一边赶有点吃力,喘了喘气,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
“哎呦天,累死我了,白敬亭,你咋也来了”
白敬亭不说话,悄悄收起了上扬的嘴角
转过身一脸迷茫的看着魏大勋
“公主?哦,我的公主,你怎么来了”
魏大勋愣住了,略带质疑的眼神看着白敬亭
“你是?你不是小白?”
“哦,我的公主,我是白王子”
魏大勋的脑瓜迅速反应了一下
“嘶,你不是白敬亭?”
“我是白王子”
“白白没穿过来吗”
魏大勋在一边嘀嘀咕咕,白敬亭就当没听见,照样一脸无辜的看着魏大勋


有些失落的趴在石台上,魏公主闷闷的来了一句
“白王子,我继母让我找人结婚啊”
“甄皇后也是为了公主,听公主的语气是不想吗?”


魏大勋埋在臂膀内的嘴角不自觉上扬,有生之年能套着白敬亭也算值了
作为一个优秀青年男演员,魏大勋整理了下自己的表情,眼中忧郁抬起头
“我有喜欢的人了”
“哦?”
在白王子挂相的边缘试探


“我喜欢那人长得很好看,特别特别好看”
魏大勋拿余光去瞥白敬亭看他的反应
果然,白王子的笑容没挂住
魏公主心里已经快要憋不住
“我喜欢的那人眼角有颗泪痣,他特别帅也特别暖,智商还很高”
听到泪痣,白王子挑了挑眉
“那个人叫白敬亭,哎呦,你说巧不巧,和白王子你很像啊”
白敬亭看着对面人小嘚瑟的样子,看来是知道自己也穿过来了
虽然不知道自己哪露出了破绽,既然他的小公主想要玩玩那就陪他一起


白王子靠近公主,把他圈在了自己和石台之间,魏大勋有些慌张的贴紧身后的石台,就看见白敬亭那张脸越来越近
近到鼻尖抵住鼻尖,白敬亭就看见魏大勋眼神乱飘不敢和他对视
“那,公主,愿不愿意忘了他,和我在一起”
魏大勋整个耳根都红了,喉结上下滚动,太近了,近的好像要听见对方的心跳


“愿不愿意,嗯?”
白敬亭手搂住他的腰,微微倾身贴住了魏大勋


“愿,愿意,小白我认出你了,你,你快放开我吧”
魏大勋这一句话都不利索起来,白敬亭直直的看着他笑了起来
“不好”


繁星下,魏公主的白王子吻住了他,凉风丝丝缕缕,拂过两位耳根通红的少年


理所当然的,婚是肯定要结的了
白敬亭回到自己国家准备婚礼时,才知道自己到底露馅在哪了


扶了扶自己的金框眼镜,魏大勋,等着婚礼那天吧


当魏大勋垂眼低着头穿着婚纱走向他时,真的很美,白敬亭紧张的站在尽头,直到握上那双手,心里某个地方放松下来
两人一起往殿堂走去,魏大勋悄悄问了一句
“白白,你今天怎么带眼镜了”
“因为今天有我想看的人啊”
后半句小白几乎是没音的
“啥”
“认真点”
“哦”


望向对方的眼神中满载爱意,是星辰不可及的
既然许下了这个承诺
那么我的小公主(小王子)
不可以反悔哦


挂在天空的太阳太过耀眼,透过殿堂的窗撒在他们身上,逐渐包围住他们
眼前一黑,等回过神,白敬亭发现自己回到了现实世界
助理告诉他要去录我是大侦探了以及因为魏大勋生日要提前点去现场
要求助理给他拍了一张坐在绿皮火车上的照片,快速拿出手机在INS上发了一段话


他想,魏大勋肯定会看到,属于某个软件特殊的提示音响起
你看,他的小公主来信了

【白魏】玫瑰园和一位心爱的人

原号的文,搬过来就不打tag了

大角鹿:

*其实本来下面还有一大段剧情,白邮差是个骗子,他的父亲是魏公主写了信被害死的其中一名男仆


*但我不打算那么结尾了,写到最后的时候,就还是决定让这份爱纯粹一点


*文笔渣,ooc,见谅




误杀了心爱之人的何巫师被关进了大牢,不过魏公主知道那大牢关不住他
不久后,何巫师死在大牢,而魏公主多了一面镜子
魏公主偷偷将装着真国王的神灯藏匿起来
随着鬼红帽躲避假国王的追求回到了自己的国家,撒七也不知在什么时候走了
源王子留在了这个国度,毕竟比起在99个哥哥之下,在这儿做一个客人可以活的更好
魏公主的生活变得充裕起来,他拒绝了与王子成婚,曾经给他带来痛苦的源头也被他狠狠踩在脚下,现在的生活无比安逸
宫中也需要进一批新的男仆,国王沉迷于给鬼红帽寄书信,将这些事交给了魏公主


次日,一批人聚集在皇宫的花园内,魏公主踱步在他们面前,在一群黑黝黝的男仆中,白邮差极为显眼
白邮差是看了皇榜来的,前不久,他唯一的亲人,他的父亲过世了,这世上只剩他一人艰难的活着,而邮差的工作显然比不过皇宫中的男仆,他使了一些小手段把自己安排进了这一众被挑选过的男仆中
魏公主的目光就停留在了白邮差的身上,直到女仆的提醒,才起身往回走
太过明目张胆的眼神,白邮差早就感受到了,却也只垂下眼定定看着下方
白邮差随着分配开始了工作,也渐渐熟悉,日子过得比他原来当邮差好了不少,皇宫里的人都是嘴碎的,干完分配的工作或者扎堆工作时总能听到他们议论一些皇宫秘事,这种时候白邮差只是静静听着不讲话


魏公主喜欢花,特别是玫瑰,花园有那么一块地方专门养着玫瑰,虽然从前便不是为他而养,但魏公主还是很喜欢去逛逛
弯下腰仔细的瞧着眼前这朵欲放的玫瑰,他的梨涡总深陷在这些花儿里
没注意到一边进来浇花的白邮差已在一旁看了他许久
但工作还是要做,白邮差静悄悄的浇起花
白邮差一步步像魏公主站着的那簇花浇去,,想到等会那人的梨涡就会收回,甚至皱起眉呵斥他无礼,白邮差垂着头尽量让自己的存在感降低


魏公主注意到了白邮差,笑容有一瞬间的停顿,起身往后退了一步
白邮差悄悄一瞥,魏公主并没有预料的黑脸,但嘴角的梨涡不见,只留着一副浅浅的微笑


魏公主挂着常年练就的假笑,等着白邮差浇完花好赶快走
但玫瑰园还是大了,魏公主站的越发无聊起来,渐渐盯着白邮差出神
这男仆长得也真是十分好看了,长得白净,眼角一颗泪痣,看起来就像一个贵族
“公主?”
清冷的声音在空空荡荡的玫瑰园中激得魏公主头皮一麻


魏公主是匆匆离开花园的,白邮差的声音敲的他心神不宁


那天之后,魏公主每天都会在一个固定的时间点推开窗子,看着玫瑰园里正在浇花的白邮差,托着下巴盯着他的身影
魏公主已经很久不信会有一个王子迎娶公主,最后他们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的故事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金黄的余晖撒在白邮差的身上时,总会给他一种错觉,一种他的王子来了的错觉


白邮差认真的浇着花,被滴水润泽过的玫瑰娇艳无比,白邮差看着这些玫瑰脑海总能想起那天的公主,大概是深陷在他的两个梨涡中,下意识往公主住的房间看去


撞上对方的那一刻,两人静默了好久,就那么带着惊讶看着对方
魏公主回过神立马转了身,脸蛋有点热热的,这种秘密被发现的感觉让他的心跳也加快起来


白邮差收起了因为惊讶而微张的嘴,公主的身影彻底消失在窗台
白邮差像是想到什么,低头一笑,继续干起活


那之后,玫瑰园换了一位浇花的仆人,而公主的身边多了一位贴身男仆


魏公主很喜欢白邮差,哪都带着他,但也很小心翼翼的对待白邮差,他可以笑着问他你觉得我这样好看吗,但不会直接说你喜欢我吗


在几次与自己聊多的女仆不见时,白邮差就意识到了,他不再和宫中人有过多的交集


魏公主和白邮差就这么朦朦胧胧着


直到魏公主有一天头疼欲裂,皇宫内御医束手无策,因为怎么查看公主的病因都找不出


白邮差一直陪在魏公主的床边,不断用热毛巾擦拭着公主额头的汗,床上人被脑袋中要炸开的痛感弄的再顾不上仪态啜泣着


白邮差看的着急却也没有办法,只能任由自己的手被公主紧紧握着


这疼痛一直缠着魏公主到后半夜才停下,听着他渐渐平稳的呼吸,白邮差松了一口气,用毛巾仔细为公主擦去泪痕,蜡烛的光是屋内唯一的照亮工具,白邮差撑着一边脑袋注视着床上人,火光跳动,白邮差的影子渐渐向下,最后与公主的影子融在一起


一丝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进房内,魏公主睁开眼,眼前白茫茫一片,好一会,意识才渐渐回来
捂着脑袋正要起身,发现靠在床边的白邮差
白光照的白邮差脸庞更加白皙,鼻梁挺挺的,就像小时候听过的白马王子那般英俊
想到陪了他一夜的白邮差,魏公主嘴角的笑意止不住,同时有些心疼就这么睡了一晚的人
轻手轻脚想把白邮差抬上床,没想到弄醒了他
“公主?”
起床音哑哑的,跟平常清朗的声音比起来粘稠了不少
听得魏公主心动
“白白,你醒啦,在我床上睡会吧”
白邮差揉了揉眼睛,站了起来
“不了,公主的床我不能随便睡,请允许我回房休息一下”
魏公主有些许失落,不过不忍心再强迫他,同意了他回房休息


白邮差走后,魏公主对昨晚的头疼心有余悸,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那面镜子叫出了何呵
何呵目睹了昨晚的一切
“你想知道关于你头疼的事吗”
“嗯”
“赤花症”
“什么?”
魏公主皱起了眉,他从来没听过这种病
“你喜欢那个男仆”
魏公主一下冷了脸
“不关你的事”
镜子里传来嗤笑
“赤花症,是正在暗恋的人才会得的,从你暗恋那个人那天起,你的脑袋里就有一颗种子开始生长,直到最后占据你全身,并破开你的右眼开出一朵花”
听得魏公主出了一身冷汗,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过,有解法”
“什么?”
听到有解法,魏公主立刻询问到
“得到所爱之人的恨意,前提你们要已经在一起”


白邮差回到魏公主身边时,就发现他坐在椅子上发愣
“公主?头还疼吗”
魏公主被吓了一跳,见到是白邮差原本不怎么好的脸色好像更苍白了
“没有……”
一个回答后再没了声响,白邮差以为是打扰了他
“那我先退下不打扰公主休息了”


刚转身,手腕却被人一把握住
“我们在一起吧”
心跳来不及反应漏了一拍


“好”


“咳咳,白白,那个苹果”
白邮差把那盘切好的苹果端了过来
魏公主就托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他
“自己吃,不喂”
自从在一起后,魏公主明目张胆的日常要抱要喂
“白白,你喂一下,喂一下,白白啊,小白”
白邮差忍不住笑出声
“你每次都用这招,耍不耍赖啊”
“有用就行,啊~”
魏公主狡黠一笑,得逞的小表情都在脸上


白邮差每天都会在上衣的小口袋里放一束新鲜的玫瑰,每当魏公主趴在他肩上盯着玫瑰看时,白邮差都会拿出送给他


魏公主十分爱惜这些玫瑰,可剪下的很快都会凋谢腐烂,没了生机
白邮差不知道从哪学来的折纸,当看到魏公主收到纸玫瑰时,略微惊讶过后拿着纸玫瑰小心翼翼放进盒子,看着魏公主笑的梨涡深深,白邮差嘴角的弧度也没下过


很快,春天到来了,皇宫内举办了一场舞会
魏公主提着一件裙子,攥着两边贴在两肩,站在白邮差面前
“白白,好看吗?”
白邮差摸着下巴,眯了下眼,走向了梳妆台,挑出了一条项链
“配这个好”
魏公主对着他笑了笑,示意白邮差帮他戴上
手指的温热和项链的冰凉同时附上
离开的余温烫了心尖


“白白”
“嗯?”
“你今天和我一起吧”
魏公主小心的看着白邮差的表情
白邮差含糊回避了这个问题
“我会一直跟在公主身边,服务您”
“我说的不是这个”
“公主”
白邮差打断了魏公主
“你知道的,我不能”


刚才包围在周围的温度一下逝去,魏公主垂了眼不再与白邮差对话


舞会很热闹,只是少了白邮差陪在他身边
从刚才邻国的王子邀请他一起跳舞后,魏公主就找不到白邮差的身影了


跳完这支舞,魏公主匆匆忙忙拒绝其他人的邀请,找寻着白邮差
询问过仆人,才知道白邮差去了高塔
魏公主跑上楼梯,白邮差听到动静转过了身
“公主”
月光隐隐照出白邮差的轮廓,魏公主看不清他的表情,却也慢慢收起了笑容靠近他
“白”


脸颊抚上一只手,第一回,魏公主那么真切的感受到白邮差
碍于身份,白从来不做一丝一毫出格的事
魏公主不自主的歪头让自己更贴近白邮差的手掌
月光晃晃悠悠,夜色中他们相互被吸引着,两片温热相附


魏公主想好了,即使真的死亡也没有关系
他愿意

【白魏】丘比特魏走过最长的路就是白梦想的套路3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要看这个

*我之前的号弃了,这个是新号,以后所有的白魏文都在这更了

*写的很渣,不要嫌弃 原号的话☞大角鹿

前文 12

魏了爱第二天起了一大早就打了白梦想的电话

得亏白梦想起的也早,不然估计摸着电话直接就给人挂了

白梦想一边洗着手一边夹着手机对话
“喂,哪位?”
“我是昨天的魏了爱”
白梦想甩了甩手上的水拿起电话
“昂,是你啊,这么早来预定时间啊”
“这不是怕你太忙了嘛”
魏了爱憨笑两声,打个马虎眼过去了
白梦想抬头就能看见镜子中的自己,但他实实在在忽略了里面自己嘴角疯狂上扬的样子

“你想约哪个时间啊”
电话那头发出emmmm的声音
白梦想差点就笑出声
“你今天有什么其他预约吗”
思考了半天,魏了爱打算在白梦想被预约的时间去找他,不然,就那小箭biu在他心上,两人独处一室,指不定发生啥
“我最早的一个是上午九点,怎么了?”
白梦想多多少少猜到对面人想干嘛
“昂,懂了,那我看情况来哈”
“嗯,好,我等你”

魏了爱在公司请了半天假,掐着九这个点去找白梦想
“小白!”
远远的白梦想就看见那人傻fufu的向他挥手,兀自沉浸在太过近乎的称谓里,脸上差点挂了相
也不调侃魏了爱掐着他这个点来的事

魏了爱看着白梦想手边牵着一小男孩,小男孩那双滴遛圆的大眼睛瞅着他,魏了爱揣着两个梨涡蹲下来和他打招呼
“嗨,你叫什么名字啊”
男孩抬头看着白梦想,白梦想笑了下也蹲了下来
“没事,今天他也是来陪你玩的”
魏了爱看着男孩有些紧张的搅着衣服
“我叫jaskson”
魏了爱被可爱的不行不行的
“哥哥今天带你去玩好不好”
“好”
小孩眼睛在周围飘来飘去,被魏了爱问到时才看着他
白梦想在一边看着这对孩子对完话站了起来
“那我们去游乐园吧”
jaskson乖巧的伸出手问白梦想要抱抱,白梦想熟练的抱起他,一抬眼就看见旁边魏了爱一脸羡慕的样子
“你想抱啊”
“我怕吓着他,你带着吧”

jaskson靠着白梦想静静观察着魏了爱,白梦想知道jaskson只是害羞,对魏了爱倒是挺喜欢的
“我要开车,你先抱着他吧”
魏了爱眼睛都亮起来,梨涡晃得白梦想有些不好意思的撇开眼神
“来,哥哥抱”
jaskson很乖的张开手扑向了魏了爱的怀抱
白梦想看着做鬼脸哄jaskson开心的魏了爱,觉得自己今天带了两个孩子

游乐场不远,停好车后,就看见魏了爱和jaskson早早在检票口兴奋的等着白梦想
白梦想笑着刷了票,两个人立马窜了进去
“魏哥哥,我想玩旋转木马”
jaskson一改刚才的害羞,拉着魏了爱的衣角指着远处的设施
“白白,我们去那吧”
魏了爱回头去看白梦想
一大一小手齐齐的指向一个地方,白梦想伸手握拳拂过嘴角,隐去笑容,上前把jaskson抱了起来
“那走啊,愣着干嘛”

白梦想算是见识到了这对大小的厉害,跑去玩旋转木马,走到一半被碰碰车吸引,先玩了一把,魏了爱非拉着白梦想一起
魏了爱和白梦想两条大长腿与小巧的碰碰车格格不入
玩完一圈,jaskson又看上了奇幻鬼怪过山车,魏了爱进去之前一个劲的对白梦想和jaskson说你们别害怕,跟着哥哥我就好了
结果就是魏了爱跟jaskson一直大呼小叫着,白梦想在一边淡定坐完
白梦想没跟着他们一块闹,毕竟等会还要有人开车回去
魏了爱玩的倒是忘了他今天也是要上班的人,jaskson抱着魏了爱的脖子,小手指着要去哪哪

等到三人在餐馆休息了下来,之前被忽略的疲惫一下袭了上来
jaskson已经在揉着眼睛打哈欠了

“我看jaskson也困了,我们回去吧”
白梦想领着两个昏昏欲睡的宝贝回家

魏了爱一上车就把座椅放下一些,让怀里已经睡着的jaskson靠的舒服一些
“你困了就也睡会吧”
白梦想瞥了一眼眼皮打架的魏了爱
“没事,我还不困”
白梦想也就随了魏了爱,等到一处红灯,发现身边人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睡着了

莫名的一种一家三口的温馨感袭上白梦想心头,放任这种感觉绵延
直到回来了,才不得不叫醒魏了爱,jaskson的妈妈在约定好的时间来接他了
jaskson迷迷糊糊抓着魏了爱的衣领子不放,被妈妈劝了好久才松开了手
再舍不得也是别人家的,不舍都写在脸上,白梦想在一旁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拍拍他的肩
魏了爱抬头又向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白白不好意思啊,今天耽误你这么久”
“玩的开心就好,要不,你明天再来”
魏了爱一口就应了下来

等快到家,才惊觉自己这个决定是不是有什么不对?